展会动态

固执又顶真的王迅

日期:2021-03-12 10:15 作者:威廉亚洲

  中科院院士、复旦大学物理系教授王迅已经年过77,被复旦的老师们认为是“最敢于直言且最淡泊名利的人”。他每天骑自行车到学校上班,亲自给本科生上公共课。除了教学,他所有的时间都用于推动学校的教学和科研改革。

  在另一些人眼中,王迅却显得固执且不近人情。有学校行政部门的工作人员说,“我们都很‘怕’王先生,因为他固执又顶真。”

  去年年底,复旦大学校长杨玉良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,校领导不能在校学术委员会任职,必须把学术委员会还给学校的教授们。而这一点,恰是王迅一直以来的看法。

  在杨玉良校长公开表示之后,顶真的王迅开始查阅他已经担任10年委员的校学术委员会的运行情况。他跑了好几次学校档案馆找相关资料,结果让他自己也吃了一惊:这届学术委员会从2001年6月成立到2010年底,只开过两次会,其中一次还是去年10月份的委员换届会议。按照规定,学术委员会委员的任期只有4年,可他这个委员已经担任了10年!他在调查中还发现,很多教授居然不知道自己是学校的学术委员会成员,至于院系的学术委员会成员,那“知晓率”就更低了。

  王迅开始推动新一届学术委员会的选举,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,“把章程中的废话、官话和套话都删除”。

  校学术委员会的章程中,被删改的还有学术委员会成员的选举条件。过去,章程给成员身份划了等第,比如同样是教授,但有院士、国务院特殊津贴、长江学者等区别;而新章程里,当选条件只有一个,即现在在教学和科研岗位的人员都可以参加学术委员会成员的评选。

  此外,章程还取消了原先的“本章程解释权在校长办公会议”一句。为了淡化校学术委员会的行政色彩,其下设的5个学术分委员会也不再设主任,只设组长和副组长。

  今年4月,复旦大学的前任学术委员会主任、原复旦大学校长王生洪教授签署了公告,宣布校新一届学术委员会成立。

  今年年初,复旦大学组织部派了两名工作人员到物理系找10多位老师,就系党委正、副书记改选的候选人名单征求意见。当王迅得知,老师们仍然要按照老规矩轮流到物理楼216室,挨个等候组织部的工作人员谈话时,他拒绝了。

  他忍不住对上门来找他谈话的工作人员说:“你们稳坐物理楼216,让教师们一个个轮着上那里去,不感到惭愧吗?你们是提高了行政效率,但是教师们耗费了数倍于你们的时间、精力,影响他们的工作,到底是你们为教师服务,还是教师们为你们的行政工作服务?”

  “也许有人会觉得我做得过分了,但是,如果我不是教师,我大可不必如此,做了教师,就不能失职,必须要管,因为眼看着大学培养出来的学生,进入官场后毫无公仆意识,将来当上大一点的官,那还了得!”那天,王迅把自己的感想写成邮件,转发给了系里的老师。

  当有教授得知这一件事后对王迅表示敬佩时,他却毫不高兴。“这是种悲哀,当你不再为这样的事敬佩我的时候,我们就进入正常社会生态了。我的邮件是希望提醒大家,其实我们教授有许多治校权力,如果我们自己放弃它,谁也不会主动送还给你。”

威廉亚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