展会动态

【三秦文学】李国徽:【浅述“五句子歌”的表

日期:2020-06-08 06:33 作者:亚美ag旗舰下载

  原标题:【三秦文学】李国徽:【浅述“五句子歌”的表意手法和艺术魅力】(徽哥—闲言碎语)

  “五句子歌”是传统民歌的一种特殊形式。流传久远。其源头可追溯到两千年以前。它分布流传大江南北,但主要还是以环绕长江三峡和巴山地区的鄂、渝、陕、川为密集区。其文化属性与品格是“以巴楚文化为主,兼容南北文化属性的综合性文化产物”。唐代诗人刘禹锡《竹枝词》中“优惠个东边日头西边雨,道是无晴却有晴”即化用五句子山歌而来。

  “五句子歌”的表意手法丰富多彩。流传于巴山地区的“五句子歌”,主要反映了大山里人们劳动、生活的方方面面。有劳动场景,挑夫的苦累,社会生活习俗。尤其是对男欢女爱、打情骂俏、历史掌故、风土人情等进行了淋漓尽致的咏叹,画面感强、情景交融。

  一、结构特点。从诗的角度看,其结构形式独特,内容情真意切。以七言五句为基本格,每五句为一段落,每个段落独立成章。如“哥哥背盐走大宁,这边下雨那边晴。今日上了鸡心岭,脚趴手软不得行。想起小妹泪淋淋”。短短五句就把一个盐夫此时辛酸的心路历程表现出来了。也有若干段五句子连缀,称为“赶五句”或“排子歌”,通过对唱或连唱形式,表现出一个完整的故事情节或情感交流的过程。如表现男青年去接回恋人的连唱:

  又如男女之间谈情说爱的五句对唱,从一对一和的唱词中,就能让人体会到意境画面、故事情节以及主题思想:

  也有五言五句的形式,咏唱时中间又可以嵌入许多虚词,或用于“穿号子”。巴山地区在演唱五句子山歌时,常常甲方唱七言五句(正文),乙方借调穿入五言四句号子。男女之间对唱时,情深意浓,丝丝如扣,交相辉映,缠绵悱恻。例如五言四句号子“郎在钦州府,姐在吕梁州,虽然隔得远,同天共日头”。五言五句子歌“哥我下巴东,阿妹气冲冲。山道弯又险,你为哪一宗?切莫人来疯”。

  二、表意手法。“五句子歌”每段五句,每句七言。前四句表意,最后一句写实。最后一句往往是意境的升华、情趣之所在。表现内容丰富,艺术特色突出。故有“五句山歌五句单,四句容易五句难”之说。

  巴山深处镇坪县地域流传的“五句子歌”,分平腔和高腔两种。平腔旋律优美顺畅,高腔高亢婉转。其调式特征鲜明,主要采用民歌形式,尤以五声调式最为突出。“五句子歌”不仅有一般民歌所共有的艺术表现手法,而且以比喻、双关语言运用,别具风味、异彩纷呈。“五句子歌”可以根据不同内容需求,套上各种不同的曲牌咏唱。如“穿号子”、“杂号子”、“倒尾子”、“茶调子”、“对声子”、“喇叭调”等。其中最具有艺术性的要推“穿号子”(也叫“穿五句”、“穿歌子”、“花哨子”)。另文论说,此处不必赘述。

  综合流传于鄂、渝、陕巴山地区的“五句子歌”表现情况,“五句子歌”首先是韵律灵活。一二四五句押韵且不拘于格律平仄,也可一韵到底,方言口语化,便于即兴顺口唱来。其次是第三句换韵,音乐节奏感更强,增加了用词的容量,内容表达更加丰富。再次是咏唱时既可单人单曲演唱,又可两人对唱、多人多段联唱。除此之外,修辞广泛也是五句子歌一大艺术特色。它广泛运用了一般民歌所共有的艺术表现手法,如白描(直陈)、比喻(明喻、暗喻、借喻)、排比、对偶、比拟(拟人、拟物)、夸张、叠句、谐音、引用、顶针、问答、反衬等多种表现手法。尤其是比喻和双关结合运用别具风味。例如“太阳落了坡,阿妹喊阿哥(guo)。阿哥你别走,扯住太阳脚(juo),有话对你说”。也有部分“五句子歌”创作要求一二句用仄声韵,第四句用阳平,第五句用阴平。例如“情妹门前一棵树,一对喜鹊树上住。一只飞去寻食吃,一只窝里把蛋孵,相亲相爱好幸福”。还有一批传统“五句子山歌”并不一韵到底,而在第三或第四句上转韵,例如“大雨下来小雨须,要到姐家借蓑衣。你要蓑衣墙上取。你要喝茶罐里筛,你要贪花黑哒来”。

  “五句子歌”在语言运用上,避“雅”就“俗”,但又“俗”中见“雅”。大量的乡言俚语、方言土语被写入歌词,朴实无华、清心自在,具有浓郁的乡村生活气息和特定的地方色彩。易懂易记、顺口成章、朗朗上口、韵味无穷。如上例“小雨须”、“罐里筛”、“黑哒来”,均是这一区域的方言土语。

  三、主要内容。“巴山五句子,大多唱情事。讴歌劳动美,歌飞兴起时”。“五句子歌”以情歌为主要内容,是巴山地区镇坪县一带的主要题材。可以说就是五句子情歌。它表现出大山里劳作的人们勤劳、粗犷、淳朴、诚挚的情感,很少忧愤、哀怨,而以欢快直白、纯真见长。大多通过自由对答、男女感情直接交流,充满男欢女悦之情。映射出这片南山老林的人文历史、社会风情、生活习俗。如表现青年男女劳作间隙热情奔放的场景:“情妹住在桃花林,桃树林里传笑声。摘个桃子两人吃,一人一口甜在心。情哥情妹情谊深”。景中有人,画里有声,情景交融,淋漓尽致。

  单五句,一首歌只有一节,表达一个内容。这类山歌数量居多,传唱最广,许多民间歌手见到什么就唱什么,即兴而歌,张口就唱。他们在劳动和休闲时间、根据不同的地点场景,随手拈来,随口唱出此景此情,表达情感心声。好的歌者能够把早上太阳东升、中午太阳当顶、下午太阳落山、晚上月亮升起、下雨落雪天气,唱出自己不同的感受,抒发不同的心情。例如:“早晨上坡太阳升,手把锄头刨花生。不见情妹来送水,口渴难忍脑壳昏。等你要到满天星”。又如“太阳落山四面黑,牛羊归栏窝里歇。口里含根灯台草,一眼望到南山月。宝贝幺妹离不得。”

  仔细观察,他们在小河边、半坡上、山顶上、庄稼地、树林里唱歌都有不同的韵律,或高亢嘹亮,或宛转悠扬,或如泣如诉。沁人心脾,如痴如醉。比如“郎在高山唱山歌,破衣烂裤打梭梭。屋里穷的叮当响,兜里无钱莫讨我。无吃无穿咋个活?”又如“枫树林子兰花草,阿妹山歌唱得好。妹穿号子哥接调,白云追着彩云跑。小妹莫闪郎的腰。”

  赶五句(又称排子歌)。一首歌由两节以上多节组成,根据内容的要求可长可短,叙述一个完整的故事,抒发一段有来龙去脉的感情。最长的可达三十余节。例如《情歌对唱》中的最后一段:“女:妹家住在夫妻树,从小没有读过书。怕你嫌我没文化,我是农村大老粗。不会弄文不跳舞。男:阿妹从小没读书,哥不嫌你大老粗。你若此生赌给我,我决不会让你输。明年带你上成都。女:听见哥哥这样说,我的心里好快活。小妹这就跟你走,好比糠箩跳米箩。此生给你做老婆。男:小妹跟哥一起走,我愿与你到白头。风雨同舟爱不变,紧紧拉住你的手,亲你抱你爱不够。合:有缘有份来相会,有情有义配成对。有爱有心在一起,生死路上不后悔。天南地北紧相随。”通过反复的心灵沟通、情感交流,男女双方从相识到相知,从恋爱到婚姻达成一致共识,完成了一件人生大事。故事有情节,有积极的正面思想意义。通过对唱,两个鲜活的人物形象跃然纸上。

  四、艺术魅力。小小的五句子歌,是山民们“以歌代话的第二语言”。是原生态的,其内容丰富,具有可读性和传唱性,亟待挖掘。隔山隔岭,随时随地,喊起五句子歌,就可传情达意,交流思想感情。“五句子歌”是民歌大家族中的一朵奇葩。其艺术魅力无穷。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:

  (一)格式语言美。一般诗歌(包括律、绝、古风)大都为五、七言四句和五、七言八句或更长的偶式句形式出现。唯独“五句子歌”打破了这四平八稳的格局,采用前四句的比、兴、拟、引等“虚”的手法,落到年第五句的“实”上。区别于诗的“先景后情”或“先情后景”和一般民歌的平铺直叙,其寓意深刻,耐人寻味。比如“初去桃园姐家门,老远望见桃树林。桃树花开惹人醉,想起表姐笑盈盈。身姿苗条好撩人。”从初次到访表姐家,看到一片桃树林,盛开着鲜艳的桃花,由桃花灼灼的鲜艳,想起表姐撩人春心的音容笑貌,引人入胜。前四句由远到近,由景及人,层层递进,最后落到小表姐的“身姿苗条好撩人”。为下一步和表姐进行情感交流设下伏笔。

  (二)咏唱音乐美。考察鄂西、渝东、陕南巴山的大山里乡镇,“五句子歌”的百名歌手有百样唱法。乐调因情因景而定,或酣畅高亢、或行云自如、或 临近陕南镇坪县的重庆巫溪县,有行家总结出“五句子歌”一般只有两个乐调,音乐以“征”调式为主,也有部分“羽”调式歌曲。共上下两句,上句结束在属音上,下句结束在主音上,旋律以不倒字为基本原则。节奏自由悠长,随演唱者情绪变化,性格影响、随意性很大,第五句强调主音,给人以结束感(摘自《巫溪“五句子”山歌的存在》)。综合起来看,“五句子歌”上句起调“56152--”,下句“25165--”第三句重复第二句,第四句重复第一句,第五句重复第二句,结束在主音上。有些歌手在演唱时,在句中还加上若干虚词连接,显得歌曲更加绵长悠远,更有韵味。

  (三)画面意境美。天地万物人,无不为我所唱。在巴山绵延的万千群山里,山民们劳作挥洒热汗,山歌悠悠绕过云端。天地人、山谷河流、农舍炊烟、鸡鸣狗吠,男女之欢 ,这一切自然交融在一起,无不体现出人间大美。如“东山日出西山月,早起茶山歌不歇。采得嫩芽背篓满,郎起歌头妹来接。和妹对唱到天黑。”春天的早晨出门上山采茶,见到东山日出,月亮还挂在西山,姑娘小伙一边采茶一边唱歌,不一会儿背篓里“嫩芽”就采满了,劳动间隙,姑娘小伙即兴对歌,唱到天黑都有激情。充分体现出“男女搭配,干活不累”和那种热烈、快乐、温馨的劳动场面。又如通过美景来抒发男女恋爱之情,让人尽情领略人间的大美之情:“姐家住在桃花岛,今年桃花开得早。小弟走了桃花运,遇见表姐在洗澡。吓得转身往外跑。……姐家住在桃花岛,梦里鸳鸯在洗澡。我和表姐旁边看,鸳鸯戏水姐微笑。从此想姐肠断了。……姐家住在桃花岛,桃花岛上两相好。姐有情来弟有意,姐弟做双鸳鸯鸟。愿陪小弟终到老。”

  (四)歌穿号子美。“五句子歌”的“穿号子”,最具艺术魅力。男女对唱,歌和号子相互穿插,手法形式多样,演唱时有分有合,互相照应,雅趣横生。举例如下:

  “五句子歌”的“穿号子”,因人而异,各有千秋,形式纷繁。现场观摩歌手演唱,也还总结不出一套完整的穿插规律。给人总体印象,就像一般民歌二重唱的感觉,只是没有固定套路,更加灵活。因为穿插形式灵活,表情表意更加到位、更加自如。可见它的高深和神秘莫测,这可能正是“五句子歌”“穿号子”的艺术魅力所在。

  (五)淳朴自然美。“五句子歌”除了具备民歌的一般特征外,其显著特点一是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传统相结合;二是创作上的集体性、口头性和不断再创造的变异性,没有完全固定的作者,没有完整的理论体系;三是在口传心授中不断加工、逐步提高;四是用短小和洗练的表现手法,塑造出一个个鲜明而生动人物、场景和生活画面。它是真正产生于民间的“乡土艺术”,深深植根于山区人民生活的土壤之中,紧密伴随着山区人民生产劳动、生活的进程,并随社会历史发展和人民生活的改变而发展、改变。

  还是欣赏两段“五句子歌”,来体会其中咏唱的淳朴自然吧。“号子:我请你不来,你来自开怀。三杯通大道,五碗醉高台。正歌:不唱山歌不开怀,唱起山歌又登台。酒不劝人人不醉,花不逢春花不开。我想情郎对歌来。”又“号子:郎住鸡心岭,姐住化龙山。虽说路程远,同顶一片天。正歌:日出日落又一天,花开花落又一年。今生劳碌奔波苦,青春逝去似云烟。何时与姐能团圆?”过去大山里人户居住相对分散,加上以户为生产经营单位,人们的离群和孤清状况可想而知。正是“五句子歌”极大地充实了山民们的孤寂、单调的文化生活,从而推动这一特殊形式的民歌向前发展。随着交通、通讯及社会各方面日新月异的发展,社会人文急剧变化,“五句子歌”逐渐被现代文明各种娱乐形式的浪潮所淹没。这一传承了几千年的“非遗”文化瑰宝,能否源远流长?我们将拭目以待。

  李国徽,网名徽哥,陕西镇坪人。陕西省诗词学会会员、安康市诗词学会会员。于古诗词犹夏汲冰露、冬拥璧炉。职业之余,习律咏哦,旨在追循人文轨迹,陶冶性情,诗文会友。寄闲情逸致于流年光阴。乐矣诗吟岁月,悠哉笔述年轮。

  1、作品必须原创首发,投稿即默认授权发表,题材不限。要求300字以上,以WORD附件形式发至投稿邮箱,并附上作者简介及照片,文责自负。

亚美ag旗舰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