展会动态

通感例句及辨析

日期:2020-06-16 03:24 作者:现金捕鱼

  这里除了光彩,还有淡淡的芳香,香气似乎也是浅紫色的,梦幻一般轻轻地笼罩着我”。这是用了通感的修辞方法,香气诉诸于嗅觉,色彩诉诸于视觉,梦幻是大脑的幻觉,人的感觉是可以沟通的。作者是想把无形的香气,转化成有形的颜色用来形容飘渺轻柔的感觉。

  、朱自清 《春》花里带着甜味,闭了眼,树上仿佛已经满是桃儿、杏儿、梨儿。3、朱自清 《荷塘月色》微风过处,送来缕缕清香,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。4、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,如梵婀玲上奏着的名曲。5

  、鲁彦《听潮》海在我们脚下沉吟着,诗人一般。那声音仿佛是朦胧的月光和玫瑰的晨雾那样温柔;又象是情人的蜜语那样芳醇;低低的,轻轻的,像微风拂过琴弦,像落花飘在水上。6

  、陈丹燕《玻璃做的夏天》突然有钟声缓缓飘上来,很重,很古老,很悠久,很轻柔7

  、如“那一刻,风睡浪眠,四周是那样安静,鸟的声音传过来,是那样的清晰可闻,那样的清丽动听,就像是被环抱着它们的水洗濯过一样。此刻,我的注视,全部是嫩绿的”。8、又如:“月光下,那低头思故乡的离愁,已被古老的潮水年复一年的打磨得光滑如许了,在湖边浅水里静泊成一叶沉思的小舟。”9、如:“我的忧郁也明亮起来、辉煌起来,萌生出希望的青枝绿叶,和不再枯黄凋谢的真善美的花朵。”10

  、《星星变奏曲》:“闪闪烁烁的声音从远方飘来”。11、荷马史诗:“树上的知了泼泻下来百合花似的声音。”12

  、法国后期浪漫主义诗人波特莱尔在1840年创作的十四行诗《交感》:“像儿童肉体一样喷香,像笛音一样甜蜜”。13

  、李瑛在《谒托马斯·曼墓》中:“细雨刚停,细雨刚停/雨水打湿了墓地的钟声……”19

  、《与史郎中钦听黄鹤楼上吹笛》李白一为迁客去长沙,西望长安不见家。黄鹤楼中吹玉笛,江城五月落梅花。通感:听到黄鹤楼上吹奏《梅花落》的笛声,感到格外凄凉,仿佛五月的江城落满了梅花。21、绝 句石柔来时万缕弄轻黄,去日飞球满路旁。我比杨花更飘荡,杨花只是一春忙。注:石柔,宋朝人,他一生远离故土,辗转仕途,曾任密州教授。通感:颜色无轻重,但能在人们心中有轻重感,浓重的颜色会使人感到沉重,而杨花的黄色淡到若有若无时,便使人感到

  轻飘飘”的感觉。诗人运用通感的手法,用触觉来描写视觉感受,突出杨花随风飘荡不能自主的无奈。或答:此处的“黄”借代杨花.杨花随春风飘荡,给人一种轻飘飘的感觉,一个“轻”字便可体现出这样的一种感觉。22、《李凭箜篌引》吴丝蜀桐张高秋,空山凝云颓不流。江娥啼竹素女愁,李凭中国弹箜篌。昆山玉碎凤凰叫,芙蓉泣露香兰笑。十二门前融冷光,二十三弦动紫皇。女娲炼石补天处,石破天惊逗秋雨。梦入神山教神妪,老鱼跳波瘦蛟舞。吴质不眠倚桂树,露脚斜飞湿寒兔。“昆山玉碎”,“芙蓉泣”,“二十三弦动紫皇”,“石破天惊”中的“碎”、“泣”、“动”、“破”都是试图利用动词来制造声音的效果,是力求把视觉形象转化为听觉形象,在视觉与听觉间建立通感渠道,使两者相通相融。其中“昆山玉碎凤凰叫,芙蓉泣露香兰笑。十二门前融冷光,二十三弦动紫皇”中的“玉碎凤凰”,是以玉碎之形与声相通。尽管有王琦注:“玉碎状其声之清脆;凤叫,状其声之和缓”,“蓉泣,状其声之惨淡。兰笑,状其声之冶丽”。似乎是说两种声音的互通,有其道理,但那已经是诗人的最后呈现而已,本质还是先要有形的意念的,之后方可有声。视听相通的效果在于将人的想象引发至及至,在于通过无声的文字画面唤醒人的听觉意识,利用视觉的冲击力制造听觉的震撼力。不去写声音却比写声音更能表现声音,可谓无声胜有声。“女娲炼石补天处,石破天惊逗秋雨”,“石破”的一瞬间能让“天惊”,那将是一种什么样的声音呢?最妙不可言的是“老鱼跳波瘦蛟舞”,这里是在单纯描写“鱼”的“跳”和“蛟”的“舞”吗?显然不是,可见真正的用意是在声,是在以动感的内心视觉的形象引发强烈的内心听觉的形象。23

  、听邻家吹笙 郎士元凤吹声如隔彩霞,不知墙外是谁家。重门深锁无寻处,疑有碧桃千树花。第四句写诗人寻访不得之后的想象,与首句呼应,从奏乐环境着笔,通过花的繁盛烂漫,写出乐声的明丽、热烈和欢快,一个“疑”字,写出了似真似幻的感觉,以视觉意象写听觉感受,别具一格。初读第四句,笔者马上想到了俄罗斯民歌《喀秋莎》中的一句歌词“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”。因为它们都非常巧妙地运用了“通感”这一奇特的表现手法,分别以“桃花”、“春光”为意象描写音乐,象征了笙声或歌声的明丽、热烈和欢快。23

  、杜甫《夔州雨湿不得上岸作》中“晨钟云外湿”一句,说的是由于天气阴湿,传到云表的钟声瓮声瓮气,不仅听起来不那么清脆、响亮,而且有些潮湿(视觉)或湿润(触觉)的感觉。钟声本是诉诸听觉的,因杜甫在具体的天气阴湿的环境中来感受,钟声就从听觉通向视觉甚至触觉,这就写出了对于钟声的独特感受,避免了一般化。25、汤显祖《牡丹亭》中的两句唱词:“声声燕语明如剪,呖呖莺歌溜的圆。”其中“燕语”、“莺歌”都诉诸听觉,而“剪”是器物,“圆”用于形状,都属视觉范围,怎么“燕语”会像“剪”,“莺歌”会成为“圆”呢?原来人们可以从“剪”的形状上得出锐利、轻快的联想,从“圆”的形态上获得珠圆玉润的启示。26、清代诗人严遂成《满城道中》中的“风随柳转声皆绿,麦受尘欺色易黄”。“声”明明是听觉,“绿”属视觉,怎么“声”会变绿呢?因为风拂柳絮,婆娑有声,柳丝飘动,宛若一道绿帘散开,从这绿丛里发出的声音也似乎染了绿色。“绿”在这里,既点染了色美,同时又作了轻巧宜人的声美的同义语。27、《阿房宫赋》中:“歌台暖响,春光融融;舞殿冷袖,风雨凄凄。”此例前边将属于听觉范围的声响(歌声)与属于视觉范围的春光、属于触觉范围的和暖互相沟通;后边则将属于视觉范围的舞姿与属于触觉范围的凄冷互相沟通,形象地写出了阿房宫内的歌舞之盛。28、《祝福》中的“我在蒙胧中,又隐约听到远处的爆竹声联绵不断,似乎合成一天音响的浓云……”将听觉对象的“音响”与具有视觉形象的“浓云”沟通,更突出了音响的繁密和强烈。生活常见通感修辞例句

  我听见了她那闪闪烁烁的笑声2、远处隐约飘来阵阵香味,似有似无,如有悠扬的乐声,时断时续。3、天上的星星越聚越多,闪闪亮亮的,特别闹。4、她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,我对她说:“你的眼睛线、夜晚的彩灯亮,这边红、那边绿,这边明、那边暗,整个城市奏响了一曲欢腾的乐曲。6、那些芦苇高高低低地晃动着,如同鼓点有节奏的击打。7、歌声/像煞黑天上的星星/越听越灿烂.8、她的声音犹如棉花糖一样甘甜,犹如婴儿的棉肚兜一样柔软.9、月光下,那低头思故乡的离愁,已被古老的潮水年复一年的打磨得光滑如许了,在湖边浅水里静泊成一叶沉思的小舟。10、我的忧郁也明亮起来、辉煌起来,萌生出希望的青枝绿叶,和不再枯黄凋谢的真善美的花朵。下列各句没有运用通感修辞格的一项是(C -拟人)

  A.大陆上的秋天,无论疏雨滴梧桐,或是骤雨打荷叶,听去没有一点凄凉、凄清、凄楚。

  C.温柔发灰美人来了,她冰冰的纤手在屋顶拂弄着无数的黑键啊灰键,把晌午一下子奏成了黄昏。

  又叫“移觉”,用形象的语言使感觉转移,把适用于甲类感官上的词语巧妙地移植到乙类感官上,视觉、听觉、触觉、嗅觉等感觉彼此相通。一种感觉与另一种感觉之间在心理上反映上的相似点,是感觉转移的条件,符合这一条件亦即运用移觉修辞方式原则。“通感”作为一种修辞方式是由钱钟书先生最先提出来的。常见有两种类型:形容通感(甜甜的笑)和比喻通感(微风过去,送来缕缕清香,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)。

  1、“晨钟云外湿”(杜甫《夔州雨湿不得上岸作》)以“湿”字形容钟声,所闻之钟声,穿雨而来,穿云而去,故“湿”,触觉与听觉相互沟通。

  2、“善哉乎鼓琴,巍巍乎若高山,汤汤乎若流水”(《吕氏春秋·本味》)听琴声而知志在高山流水,听觉与视觉相互勾通。

  3、“瑶台雪花数千点,片片吹落春风香”(李白),诗人把“雪花”与“春风”联系起来,把“雪”说成春风中的花,当然就香了,视觉通于嗅觉,写出了层次丰富,令人玩味的立体意境。

  4、“避鸟声如剪,隔岸奇花色欲燃”。前一句写鸟语之快有如剪刀,由此听觉与视觉勾通;后一句写花色欲燃,花色浓艳,像要燃烧,视觉向触觉挪移。写鸟声,写花色,却听之有音,视之有温度,形象异常具体。

  5、“唱了十数句之后,渐渐的越唱越高,忽然拔了一个尖儿,像一丝钢线抛入天际……如一条飞蛇在黄山三十六峰半腰盘绕穿插……忽又扬起,像放那东洋烟火,一个弹子上天,随化作于白道五色火花,纵横散乱”。(刘鹗《老残游记》)视觉与听觉相勾通,写出了王小玉的高超技艺。

  6、这个时候你完全可以来得及返身进屋去沏一壶茶,待他进来时,你喝住狗的嚎叫后引他进屋,他会马上品到飘逸的茶香。(迟子建《原始风景》)视觉与味觉相通。

  7、黎明的鸡血红又热辣辣的在东方散发出奔放的晨光了。(迟子建《原始风景》)视觉与味觉相通。

  8、暮色灰黄而凉爽,本来就宁静的黄昏,静止了一般。(陈丹燕《玻璃做的夏天》)视觉与触觉。

  9、突然有钟声缓缓飘上来,很重,很古老,很悠久,很轻柔。(陈丹燕《玻璃做的夏天》)听觉与视觉相通。

  10、莲妮好快活,银铃似的笑声把个初夏的早晨布置得一片灿烂。(金曾豪《野种》)听觉与视觉相通。

  11、一个浑身只有一条短裤的男孩子,挥着一根树枝,树枝挂满绿叶,歌谣般亲切、柔和。

  高风《金黄的大斗笠》)视觉与听觉相通。12、海在我们脚下沉吟着,诗人一般。那声音仿佛是朦胧的月光和玫瑰的晨雾那样温柔;又象是情人的蜜语那样芳醇;低低的,轻轻的,像微风拂过琴弦,像落花飘在水上。

  鲁彦《听潮》)听觉与视觉相通。13、《荷塘月色》中有两例。第一例是用来描写荷香:“微风过处,送来缕缕清香,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。”这一句把本是通过嗅觉得到的“清香”比喻成“歌声”,而“歌声”是人们通过听觉获得的,将嗅觉和听觉有机地融为一体,便使迷人的境界增添了无限的韵致,迷离精妙,令人情动神摇。第二处是用来描写月下的荷塘:“塘中的月色并不均匀;但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,如梵婀玲上奏着的名曲。”此句巧妙地将光和影、明与暗的组合比喻成和谐的音乐,把视觉形象转化为听觉形象,将月下荷塘的和谐之美表现得恰到好处,淡淡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。

  14、《阿房宫赋》中一例:“歌台暖响,春光融融;舞殿冷袖,风雨凄凄。”此例前边将属于听觉范围的声响(歌声)与属于视觉范围的春光、属于触觉范围的和暖互相沟通;后边则将属于视觉范围的舞姿与属于触觉范围的凄冷互相沟通,形象地写出了阿房宫内的歌舞之盛。

  15、《祝福》中的“我在蒙胧中,又隐约听到远处的爆竹声联绵不断,似乎合成一天音响的浓云……”将听觉对象的“音响”与具有视觉形象的“浓云”沟通,更突出了音响的繁密和强烈。

  16.我这时被四面的歌声诱惑了,降服了;但是远远的,远远的歌声总仿佛隔着重衣搔痒似的,越搔越搔不着痒处。(朱自清《浆声灯影里的秦淮河》)把听觉感受与触觉感受打通。通感与拟人连用。

  通感,就是在人们的审美活动中使各种审美感官,如人的视觉、听觉、嗅觉、触觉等多种感觉互相沟通,互相转化。钱钟书先生说过,

  在日常经验里,视觉、听觉、触觉、嗅觉、味觉往往可以彼此打通或交通,眼、耳、舌、鼻、身各个官能的领域,可以不分界线

  。从接受美学的角度就是指感觉器官的互换。即把各种感觉(听觉、视觉、嗅觉、味觉、触觉等)沟通起来,用甲感觉去描写乙感觉,这种修辞手法叫

  在通感中,颜色似乎会有温度,声音似乎会有形象,冷暖似乎会有重量。它往往用形象的语言使感觉转移,凭借感受相通,互相映照,以启发读者联想,体味余韵,用来渲染并深化诗文意境。

  通感技巧的运用,能突破语言的局限,丰富表情达意的审美情趣,起到增强文采的艺术效 果。

  ,虽然前者是从嗅觉的角度描述的,后者是从听觉的角度摹声的。但是,二者在许多方面有相似之处,如时断时续,若有若无,清淡缥缈,沁人心脾等。因此,作者通过联想与想象借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的隐隐约约,清幽淡雅来表现荷香的若有若无,清幽淡雅,不仅揭示了事物的本质特征,而且创造出一个美好的意境。又如:

  这是视觉移植为听觉,月的光华和阴影,朦胧婆娑,相互映衬,以小提琴演奏的

  的旋律来形容它们的和谐声响,来表现月光树影组合的协调,给人一种悠扬、优美,很近肉内的感觉,同时烘托出一种温馨、幽雅的氛围,将读者带到一种美好的幻景。

  两种辞格的不同点在于:通感,即感觉的转移;比喻,就是打比方。即用具体的事物比抽象的事物,用大家熟知的事物比大家陌生的事物,用浅显的道理比深奥的道理。其修辞效果:或通俗易懂或生动形象。如朱自清写静态荷花,连用了三个比喻,

  ,给人以想象,如果把开放的荷花姑娘的脸庞,那么,翩翩翻动的荷叶就是姑娘们身着的裙裾,给人以荷花妖艳却不染纤尘的美质。

  那声音仿佛是朦胧的月光和玫瑰的晨雾那样温柔;又像是情人的蜜语那样芳醇;低低地,轻轻地,像微风拂过琴弦,像落花飘零在水上

  ,这一连串的比喻无不是从视觉、听觉等感觉器官描摹出荷塘与月色交融在一起,其幽雅、朦胧、幽静的物态之美栩栩如生地展出来。因此,比喻的特点主要在于本体与喻体之间的相似点;而通感主要在感觉器官的转移上。

  的修辞样式出现的。即一种修辞格之中包含了另一类修辞格,形成了主格和次格(或

  总之,通感艺术审美观照的艺术对象,从现实的感觉与想象中的另一种感觉的相互沟通,再造形象之美,并让读者从中获得艺术的无穷魅力。值得注意的是运用通感要注意两种感觉之间的联系,既使得感觉器官得到

  1、暮色灰黄而凉爽,本来就宁静的黄昏,静止了一般。(陈丹燕《玻璃做的夏天》)

  凉爽”是感觉效果移用于视觉。2、被角的湿冷使我惊醒,歌声还在心的深处长颤。(沈从文《遥夜》)

  “长颤”是感觉效果移用于听觉。3.突然有钟声缓缓飘上来,很重,很古老,很悠久,很轻柔。

  钟声”与感觉“很重”“很轻柔”相通。4.海在我们脚下沉吟着,诗人一般。那声音仿佛是朦胧的月光和玫瑰的晨雾那样温柔;又像是情人的蜜语那样芳醇;低低的,轻轻地,像微风拂过琴弦,像落花飘在水上。(鲁彦《听潮》

  ”(听觉)与月光、晨雾(视觉)相通;“月光”“晨雾”(视觉)与“温柔”(感觉)相通;“蜜(味觉)语(听觉)与”芳醇“(嗅觉)相通。5.山色逐渐变得柔嫩,山形也逐渐变得柔和,很有一伸手就可以触摸到凝脂似的感觉。

  这是把视觉与触觉沟通起来,用触觉写视觉,化实为虚,给读者留下想象的空间和咀嚼的余地。

  )“这里除了光彩,还有淡淡的芳香……梦幻一般轻轻的笼罩着我。”(《紫藤萝瀑布》)(3

  )“这平铺着、厚积着的绿,着实可爱。她松松地绉缬着,像少妇拖着的裙幅。”(朱自清《绿》)(4

  )“又只一拳,太阳上正着,却似做了一个全堂水陆的道场:磬儿、钵儿、铙儿,一齐作响”(《鲁提辖拳打镇关西》)(5

  )“……三万六千个毛孔,像吃了人生果,无一个毛孔不畅快。”(《明湖居听书》)参考答案:(1

  )明喻:我们之间的“隔阂”像“一层可悲的厚障壁”。(2)通感。“梦幻一般”,属于内心感受,是心理感受,“淡淡的芳香”与“梦幻”的迷蒙轻灵相似,互为沟通。(3)比喻。“平铺着、厚积着的绿”“松松地绉缬着”像“少妇拖着的裙幅”。(4)通感。巧用听觉器官的感觉沟通了皮肉剧痛的触觉。(5)比喻。“沙丁鱼”是喻体,本体是“车”。(6

  )通感。听觉移到非听觉——味觉器官。三、阅读下面一首唐诗,回答后面的问题。

  “白雪”、“明月”、“羌笛”、“戍楼”等景物;在明月当空的草原之夜,有人吹起《梅花落》的曲子,那阵阵悠扬的笛声,竟化成了落满关山的朵朵梅花。B.通感;诗人把听觉美的特征表现为与之相通的视觉美的特征,将听觉形象的笛声转化为视觉形象的梅花。由梅花飘洒似的笛声的听觉之美引出梅花的视觉之美。读者眼前似乎展现出笛声吹开朵朵梅花的边塞月夜的奇丽景色,使人更加深刻地感受到作品所提供的意象世界的美。

  摘要通感与比喻、移就的修辞手法在语文学习中经常遇到,学生经常搞不清有些句子到底用了这其中的哪种手法。文章主要探讨了三者的含义与区别。通感侧重于表现感觉的转移;移就 侧重于词语在一定语境下的替换;若是用一种具体事物来比另一种具体事物,便是比喻。关键词

  通感;比喻;移就;修辞手法;特点区别通感与比喻、移就的修辞手法在语文学习中经常遇到,学生经常搞不清有些句子到底用了这其中的哪种手法。下面,笔者结合教学实践,从概念与区别方面谈谈这三种修辞手法。

  “通感”的说法始于钱钟书先生的《通感》一文:在日常经验里,视觉、听觉、触觉、嗅觉等往往可以打通或交通。……譬如我们说“光亮”,也说“响亮”,把形容光辉的“亮”转移到声响上面,就仿佛视觉和听觉在这一点上无分彼此。在视觉里仿佛有听觉的感受,在听觉里仿佛有嗅觉的感受,这些就是“通感”。

  黄伯荣、廖序东主编的《现代汉语》是这样给“通感”下定义的:“人们通过视觉、听觉、味觉、触觉和嗅觉等五官感知外界事物时,在一般情况下,彼此不能交错,但在特殊情况下,五官功能却能出现互相补充、互相转化的彼此沟通现象,这叫通感,也叫移觉。”这个定义说得很清楚,“通感”是感觉相通,即视觉、听觉、触觉、味觉和嗅觉等五种具体的感觉现象彼此沟通。如:

  1.微风过处,送来缕缕清香,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。(朱自清《荷塘月色》)

  2.塘中的月色并不均匀;但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,如梵阿玲上奏着的名曲。(朱自清《荷塘月色》)二、什么是比喻

  比喻就是“打比方”。即两种不同性质的事物,彼此有恰似点,便用一事物来比方另一事物的一种修辞格。比喻的结构,一般由三部分组成,即本体(被比喻的事物)、喻体(作比喻的事物)和比喻词(比喻关系的标志性词语)组成。如:

  1.这时候叶子与花也有一丝的颤动,像闪电般,霎时传过荷塘的那边去了。(朱自清《荷塘月色》)

  (本体:花的颤动;喻体:闪电;比喻词:像)2.山谷是一个爱音乐的村女,最喜欢学舌拟声,可惜太害羞,技巧不很高明。(余光中《沙田山居》)(本体:山谷;喻体:村女;喻词:是)一个句子是不是比喻,不能单看有没有喻词,下列几种情况,虽有喻词,但不是比喻。

  2.表示猜度。例如:这天黑沉沉的,好像要下雨了。3.表示想象。例如:一看到这本书,一切就像回到了十年前。

  4.表示举例的引词。例如:我们班级有许多勤奋学习的同学,像王海、张明、肖兵等。构成比喻必须具备的条件:

  移就又叫词语移用。它是在特殊的语言环境中改变词语搭配关系的一种临时迁就,是词语搭配的创造性的运用。《辞海》注曰:“甲乙两项关联,就把原属于甲事物的修饰语移属于乙事物,叫移就。

  陈望道《修辞学发凡》的定义是:“遇有甲乙两个印象连在一起时,作者就把原属于甲印象的性状移属于乙印象,名叫移就辞。”从语言的逻辑关系看,移就好像不合规范,也不合情理,但在具体的语言环境中,它却能赋予一个词语以新的意义,比如:

  我的车子缓缓地驶过快乐的绿林翠木,驶过那阳光之下奇花盛开的地方。(海涅《诗歌集·抒情插曲》)”“快乐”本属于“我”,移属于“绿林翠木”。2.“这方场中的建筑,节奏其实是最和谐不过的。建筑也是新式,简截不啰嗦,痛快之至。”(朱自清散文《威尼斯》)“节奏”“简截不啰嗦”,“痛快之至”皆非建筑方面的术语,作者巧妙地移用来说明威尼斯建筑的特点。四、通感与比喻、移就如何区分

  作为一种修辞格,通感常常借助比喻中明喻的形式来沟通人的不同感觉。例如:1

  2.微风过处,送来缕缕清香,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。(朱自清《荷塘月色》)以上两个例句,从形式上看都很像比喻修辞格,但推敲起来又有明显不同,因为比喻的一般情况是,被比的事物(本体)和拿来作比的事物(喻体)大多是一些比较具体的事物。例如“天上闪烁的星星像黑色幕上缀着的宝石”(陆定一《老山界》)这里的本体“星星”和喻体“宝石”都是具体事物;而上述两个例句中的本体和喻体说的都是某种感觉。例句1中“雄伟而瑰丽”是写三峡风光给人的视觉感受,“交响乐”则是人的听觉感受,在这里作者将视觉转化为听觉,是由于长江三峡江流曲折、两岸山峦起伏景色秀丽,这一特征与交响乐时缓时急、雄浑壮美的特征相似;例句2中的“缕缕清香”是荷香给人的嗅觉感受,而“渺茫的歌声”则是人的听觉感受,作者将嗅觉转化为听觉,是因为荷香在阵阵微风中时有时无、断断续续,与远处传来的细柔飘忽、婉转悠扬的歌声相似。由此可见,通感与比喻的区别,主要是看句中的本体和喻体之间是以怎样的方式构成,若是借助于联想将一种感觉转化为另一种感觉,便是通感;若是用一种具体事物来比另一种具体事物,便是比喻。(二)通感与移就

  “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;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,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,就将这作为后死者菲薄的祭品,奉献于逝者的灵前。”(鲁迅《记念刘和珍君》)其中,“浓黑的悲凉

  用颜色“浓黑”来修饰没有颜色的“悲凉”,大多数教师在讲解时都说是用了通感的修辞手法。理由是:职业高中语文教学参考书中《明湖居听书》一课的“补充知识”专门介绍了“通感”的有关知识,在谈到“形容的通感”时说:比如鲁迅先生在《记念刘和珍君》中写道:“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。”“浓黑”本是客观存在的能作用于视觉器官的现象,鲁迅用来形容主观感觉——“悲凉”,通过这感觉的互通,更确切地刻画出旧社会的极度黑暗,深化了文章的意境。这里把“浓黑的悲凉

  说成用了通感修辞是不正确的。根据黄伯荣、廖序东主编的《现代汉语》中“通感”的定义,“通感”是感觉相通,即视觉、听觉、触觉、味觉和嗅觉等五种具体的感觉现象彼此沟通。而“悲凉”不属于五种具体感觉的任何一种,它是一种抽象的主观感受,也即教参“补充资料”所说的“主观感觉”,显然,是不能归入通感的。那么,这里究竟运用了什么修辞手法呢?当然是移就。因为作者把描摹颜色的“浓黑”移用来修饰“悲凉”,从而表现作者内心“悲凉”的深重浓烈。我们再来看下面的句子:1

  2.我不相信一九七六年的日历会埋藏着这样苍白的日子。(李瑛《一月的哀思》)“脉脉”指默默地用眼神或行动表达情谊,形容人含情的样子。这里却移用来修饰流水。移用形容颜色的“苍白”来修饰没有颜色的“日子”,表现“日子”让人伤恸。可见,移就侧重于词语在一定语境下的替换,用来渲染并深化诗文意境,达到更好的表达效果。显然不同于重在感觉彼此沟通的通感手法。在这一点上,有时候它更接近于拟人修辞手法。了解了三者的区别以后,我们就能够比较轻松的去辨别、理解阅读中遇到的是哪种修辞手法,并且在我们的写作实践中加以灵活恰当地运用。

  所谓通感,是利用诸种感觉相互交通的心理现象,以一种感觉来描述表现另一种感觉的修辞方式。著名学者钱钟书先生说:

  在日常经验里,视觉、听觉、触觉、嗅觉、味觉往往可以彼此打通或交通,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各个官能的领域可以不分界限。颜色似乎会有温度,声音似乎会有形象,冷暖似乎会有重量,气味似乎会有锋芒。

  与“比喻”两种修辞手法的不同点在于:通感,即感觉的转移,是利用感觉相互沟通,使无以名状、难以言传的感受变得具体可感。是由感觉引发,并超越了这种感觉的局限,从而领会到另一种感觉的一种心理现象。如例①:“微风过处,送来屡屡清香,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。”(朱自清《荷塘月色》)此处将嗅觉移植为听觉,“屡屡清香”与“渺茫的歌声”,虽然前者是从嗅觉的角度描述的,后者是从听觉的角度摩声的。但是,二者在许多方面有相似之处,如时断时续,若有若无,清淡缥缈,沁人心脾等。因此,作者通过联想与想象,借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的隐隐约约、清幽淡雅来表现荷香的若有若无,清幽淡雅,不仅揭示了事物的本质特征,而且创造出一个美好的意境。再如例②:“唱了十数句之后,渐渐的越唱越高,忽然拔了一个尖儿,像一丝钢线抛入天际……如一条飞蛇在黄山三十六峰半中腰盘绕穿插……忽又扬起,像放那东洋烟火,一个弹子上天,随化作于白道五色火花,纵横散乱。”(刘鹗《老残游记》)把视觉与听觉相沟通,极力表现了王小玉的高超技艺。运用通感时要注意:要抓住两种感觉之间的联系,既使感觉器官得到“沟通”,又能使读者受到艺术“感悟”,创造出新的艺术形象来。比喻,就是“打比方

  。即抓住两种不同性质的事物的相似点,用一事物喻另一事物。构成比喻的关键是:甲和乙必须是本质不同的事物,甲乙之间必须有相似点,否则不能成立。其修辞效果是:或通俗易懂或生动形象。如:①“那航船,就像一条大白鱼背着一群孩子在浪花里蹿。”(鲁迅《社戏》明喻,“航船”与“大白鱼”外形相似且生动形象。)②“无需挂画,门外有幅巨画—名叫自然。”(李乐薇《我的空中楼阁》暗喻,“画”与“自然”本质不同但有相似点。)从上述实例可看出:比喻的特点主要在于本体与喻体之间要有相似点,其作用是化平淡为生动,化深奥为浅显,化抽象为具体,化冗长为简洁;而通感主要是在感觉器官的转移上,凭借已有的审美经验,运用丰富的想象力,有意地将接纳感官错综地挪移转换,从而创造出具有多感性的新奇意象。请看下列实例,注意比较:

  我就知道,我们之间已经隔了一层可悲的厚障壁了。”(鲁迅《故乡》)(比喻:我们之间的“隔阂”像“一层可悲的厚障壁”。)例②:

  晨钟云外湿,胜地石堂烟。”(杜甫《夔州雨湿不得上岸作》)通感:以“湿”字形容钟声,所闻之钟声,穿雨而来,穿云而去,故“湿”,触觉与听觉相互沟通。例③:

  一雨池塘水面平,淡磨明镜照檐楹。”(刘攽《雨后池上》)比喻:“池塘”像“明镜”。例④:

  歌声,象煞黑天上的星星,越听越灿烂。”(臧克家《春鸟》)通感:“星星”是视觉,“歌声”是听觉,“听”出“灿烂”来,二者相互沟通。例⑤:

  这里除了光彩,还有淡淡的芳香……梦幻一般轻轻的笼罩着我。”(《紫藤萝瀑布》)通感:“梦幻一般”,属于内心感受,是心理感受,“淡淡的芳香”(嗅觉)与“梦幻”的迷蒙轻灵相似,互为沟通。例⑦:

  这平铺着、厚积着的绿,着实可爱。她松松地绉缬着,像少妇拖着的裙幅。”(朱自清《绿》)比喻:“平铺着、厚积着的绿”“松松地绉缬着”像“少妇拖着的裙幅”。例⑧:

  又只一拳,太阳上正着,却似做了一个全堂水陆的道场:磬儿、钵儿、铙儿,一齐作响。”(《鲁提辖拳打镇关西》)通感:巧用听觉器官的感觉沟通了皮肉剧痛的触觉。例⑨:

  不知细叶谁裁出,二月春风似剪刀。”(贺知章《咏柳》)比喻:“细叶”是“剪刀”所“裁”,神奇的想象!“春风”就像一把大“剪刀”,把柳叶剪裁得如此可爱!例⑩:

  三万六千个毛孔,像吃了人生果,无一个毛孔不畅快。”刘鹗(《明湖居听书》)通感:听觉移到非听觉——味觉器官。例⑾

  :“雪净胡天牧马还,月明羌笛戍楼间。借问梅花①何处落?风吹一夜满山关!”(注:①梅花,这里指《梅花落》的曲子。)(高适《塞上听吹笛》)通感:诗人把听觉美的特征表现为与之相通的视觉美的特征,将听觉形象的笛声转化为视觉形象的梅花。由梅花飘洒似的笛声的听觉之美引出梅花的视觉之美。读者眼前似乎展现出笛声吹开朵朵梅花的边塞月夜的奇丽景色,使人更加深刻地感受到作品所创造的意象美。例⑿

  :“我的思想感情的潮水在放纵奔流着。”(巍巍《谁是最可爱的人》)比喻:本体是“我的思想感情”,喻体是“潮水”。例⒀

  :“细雨刚停,细雨刚停,雨水打湿了墓地的钟声……”(李瑛《谒托马斯·曼墓》)通感:“钟声”被“打湿”,从听觉对象上产生了触觉感受,听觉与触觉相沟通。例⒁

  :“歌声象一片音乐的湖”(晓雪《歌声》)通感:听觉(“歌声”)与视觉(“湖”)相沟通。例⒂

  :“蓝水兵,你的嗓音纯得发蓝,你的呐喊,带有好多小锯齿,你要把什么锯下来带走?你深深地呼吸,吸进那么多透明的空气,莫非要去冲淡蓝蓝的咸咸的海风?”(李钢在《蓝水兵》)通感:将听觉、视觉、味觉、触觉加以沟通,使无形的海风化作了蓝色而带有咸味的多感性形象。

  著名作家白桦在散文《温暖的钟声》中讲了这样一个故事:在苏州寒山寺,每到春节的除夕之夜,都有许多国内外的游人和当地居民,到寺内去排队等待撞钟,问他们借钟声想向人们传达什么信息,答案几乎是相同的:“温暖!”作者写道:

  “声音也能是温暖的么?是的!是的!在人生的旅途中,只有穿越过寒夜的人才知道:钟声的确是温暖的。而温暖的钟声又意味着什么呢?意味着没有回报的给予,以及人与人相互的体贴和亲近的愿望……”

  作者用“温暖”一词,很真切地写出了在寒夜人们听到钟声的心理感受。当一个人在寒夜独行倍感孤寂时,突然听到悠扬的钟声,他内心的激动和兴奋之情是可以想见的;他似乎觉得这钟声在欢迎他,因而他并不孤寂;这钟声传来了人们的关心和慰问,使他感到温暖,身上的寒意似乎也一扫而去……

  本来,钟声传入人的耳中,作用于听觉,是无所谓冷暖的;但由于特定环境中的心理作用,使人的身体似乎感受到了暖意,于是由听觉沟通了触觉,产生了独特的触觉感受,修辞学上把这种不同感官的感觉互相转移、沟通的心理现象叫做“通感”。

  在我们的语文课本中,有许多运用“通感”修辞的例子。如鲁迅先生的《记念刘和珍君》,在沉痛地描写愤怒的心情时写道:“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。”“浓黑”是视觉感官能感受到的客观存在,用来形容主观的感觉“悲凉”,形象地刻画出了旧社会的极度黑暗、残酷,表达了作者对这黑暗社会的痛恨、憎恶之情。

  在碧野的《天山景物记》中有这样的句子:“山色逐渐变得柔嫩,山形也逐渐变得柔和,很有一伸手就可以触摸到凝脂似的感觉。”山色、山形都是视觉形象,而柔嫩、柔和、凝脂等都是触觉形象。作者采用通感手法,把人们进入天山看见山色、山形逐渐变化的感觉写得好像亲手能触摸到似的,给人以十分真切的感受。

  有一些比喻句中,借用通感手法,将一些看似不相关的两类事物巧妙地联系起来,给人以新鲜而奇特的审美感受。例如:

  “微风过处,送来缕缕清香,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。”“塘中的月色并不均匀,但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,如梵婀玲上奏着的名曲。”(朱自清《荷塘月色》)

  作者写荷花的清香,用渺茫的歌声作比;写月光与月影的和谐,说它们“如梵婀玲上奏着的名曲”,分别把嗅觉、视觉转化为听觉,把其中内在的和谐的美表现得恰到好处。这些比喻的运用,把荷塘超脱人世的迷人世界,描绘得迷迷离离,令人情动神摇,使意境渲染得更有淡远静穆、返璞归真的诗趣。

  再如刘白羽的《长江三峡》中描绘巫峡的景色时写道:“绿茸茸的草坂,像一支充满幽情的乐曲。”将“草坂”比喻成“乐曲”,给人十分奇特的感觉。作者抓住了这两者的视觉和听觉感受上的共同点——清幽、雅静,将它们巧妙地联系起来,使描写的景物具有了迷人的柔情,让读者在领略长江三峡的壮丽景色时也欣赏到它的柔美景色,产生刚柔相济的艺术效果。

现金捕鱼